请选择树种:苹果 葡萄
综合信息
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果业信息 > 综合信息 > 正文

农民遭遇重大天灾 如何才能防范风险减少损失

发布时间: 2015-04-14 11:09:06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人民日报

       4月12日,隆平高科就广受关注的“两优0293”事件发布公告,表示将停止销售“两优0293”,正与受灾农户代表、经销商和农业管理部门进行沟通,探讨尽     可能的救助方案,并在分期分批落实。同时,拟筹建种子行业灾后救助基金,从每年的利润中提取一定比例的资金放入基金,对遭受自然灾害的农户进行救助。

  安徽国元农业保险公司的理赔已在今年春节前基本到位。此次针对0293稻种绝收的理赔额度在每亩200多元,减产的视情况而定,赔付金额在几十元到100多元不定。

  根据安徽省农委等的田间现场鉴定结论,“两优0293”稻种减产、绝收的重要原因是天灾。面对自然风险,怎样让各方损失减到最少?此次安徽局部灾情为何每亩保险最多只赔330元?如何建立起更加有效的巨灾风险分散机制?记者就此采访了专家。

  为何每亩最多只赔330元?

  保险只保成本不保产值,赔偿比例挂钩生长阶段

  蚌埠市五河县小圩镇农民常秀亮开了一家名为“常靓农资店”的种子店。“两优0293”从2008年开始销售,是主推品种。常秀亮自家60亩地种的也是“两优0293”,“从2008年开始就用它,往年都很好,亩产都有1000多斤,去年平均下来只有100多斤,很多地块都绝收了。”

  保险公司对常秀亮等农户根据规定作了理赔。“国元保险公司的理赔效率很高,经现场勘察后,今年2月份已经将理赔金打入农民的农补卡中,平均每亩120元左右,第一时间弥补了一小部分损失。”常秀亮粗略地计算,刨去人力成本,每亩地的抽水、种子、化肥、收割等费用一共要花890元,保险公司赔偿120元,还是存在多达近800元的损失。

  此次为什么大多数农户每亩只拿到了200多元?

  “农作物保险的赔偿,与其灾情发生时作物的生长阶段相关。”首都经贸大学教授庹国柱介绍,水稻保险分为苗期、生长期、抽穗期和结实期四个阶段,此次安徽水稻的灾情出现在抽穗期,因而赔偿额为总保额的80%,根据330元/亩的保额算,保险公司对绝收地块每亩赔偿200多元是合理的。从农民反馈看,大家对保险公司的履约结果没有太多异议。

  “对制种公司来说,补偿只是出于人道主义,并非保险赔偿。”庹国柱说。隆平高科在回应中也认为,公司在法律层面没有赔偿责任,但公司仍一直在与受灾农户代表、经销商和农业管理部门探讨尽可能的救助方案。

  目前我国农业保险承保主要农作物突破15亿亩,占全国农作物种植面积的61.6%。整体看,农业保险的补偿水平还很低,最突出的问题是,农业保险只保障农业生产的物化成本——种子、化肥、农药,而非农作物产值。

  保额偏低原因在哪?

  缘于财政补贴能力有限;保额尚有提升空间

  今年3月初,财政部、农业部和保监会联合印发通知,要求保险业改变原有农业保险条款保险责任窄、保障程度低、理赔条件严苛等缺点,保险金额应覆盖直接物化成本或饲养成本,三大口粮作物全损时苗期赔偿标准不得低于保险金额的40%,旱灾和地震灾害不得免赔,以及损失率在80%(含)以上视为全部损失即绝产,等等。“如果把这些措施落在实处,保额尚有提升空间。”庹国柱说。

  目前国内各地水稻保险保额并不相同。比如黑龙江、上海等地,每亩保额可达900元左右。“一些地方农业保额较低,与财政补贴水平较低相关。”庹国柱说,农业保险属于财政补贴的政策性险种。保费构成中,中央、省级及地市三级财政补贴合计占80%以上,农民自掏的保费只占20%。

  以2013年黑龙江洪灾中“一片土地、两种赔偿”为例,统计显示,黑龙江垦区290农场绝产作物亩均赔款439元,与之邻近的绥滨县绝产作物亩均赔款仅194元。承保方阳光农业相互保险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农业保险的产品设计和财政补贴息息相关,需要地方财政配套,换句话说农业保险产品的保额定得高或低,不是保险公司说了算,需要当地政府部门同意。

  巨灾风险如何防范?

  政府牵头建立巨灾保险制度或巨灾保险计划

  庹国柱介绍,美国等保险发达国家,农业保险以农作物产值为标的,最高赔偿可达90%以上。“他们敢把保额定在标的农作物产值的90%那么高,关键在于完善的巨灾风险分散机制。大灾来袭,保险公司不会赔得关门大吉。”

  “对一般灾害损失,保险公司可以通过保险和再保险化解,但是巨灾损失具有公共产品属性,不符合大数法则的原则。仅靠保险公司自己难以承担。”庹国柱说,国际成熟保险市场上,都是政府牵头形成巨灾保险制度或巨灾保险计划。目前,我国尚无完善的巨灾保险制度框架,保险公司转移风险的途径只有两种:从保费中出资5%—15%投保再保险,或出资5%—10%参加各省政府牵头的“大灾基金”。“即使是中国人保这样的大公司,也不能说它具备了巨灾保障能力。就算保费补贴提高了,他们也不敢轻易提高保额,那样的话经营风险太大了。”庹国柱说。

 庹国柱介绍,2013年,黑龙江洪灾农险赔款耗尽阳光农业相互保险公司积累数年的大灾基金。而此次安徽五河全县共承保“两优0293”水稻9992亩,农户自交保费39562元,加上政府补贴总保费为197810元,整体都受灾,灾情不一,该品种共赔付2237671元——缺少巨灾体系,如遇大灾,保险公司真的赔不起。

  水稻风波三个问题待解

  安徽蚌埠等地发生的“两优0293”事件,距今已有半年,损失的最终负担方案仍在协商当中。不管学费最后主要由哪一方承担,这堂灾害课提出的问题,都值得各方思考:

  其一,减产绝收责任如何理清?风波当前,分清责任是前提,责任不清妄加指责只会混淆视听。本次事件的关键争执点,就在制种公司应否承担责任、承担什么责任。然而目前并无对此的权威认定,这有待依法进一步明确。其二,虚假宣传是否变相存在?根据农业部超级稻品种确认办法,超级稻的冠名权在农业部。但据报道有些地方在宣传中仍存在乱用滥用超级稻名称等情况,今后当如何监管、怎样避免?其三,农险怎样进一步发挥作用?当地每亩最高330元的赔付标准,让人感觉有点低,农业保险今后如何进一步起到对冲风险、为农户遮风挡雨的功用?这些都有待继续探索。

  清明忙种麦,谷雨种大田。眼下又到了新稻播种时节,但愿涉事各方能从中吸取经验,让消极变积极,这既是一种智慧,也是实践中的辩证法。